崔迪
復旦大學新聞學院副教授

我是流行文化觀察者崔迪,飯圈究竟是個什麼圈,問我吧!

從花2元可買70張明星健康寶照片的產業鏈,到王一博被粉絲報假警的迷惑事件,再到男團偶像戀愛曝光,應援送禮、隱私買賣、貼身跟拍、數據造假——娛樂圈事無大小都佔據網絡熱搜,牽引着公眾的注意力。
微博求翻牌,淘寶覓同款,重金砸應援,技術時代的粉絲文化改變了嗎?新技術如何影響了我們“休閒娛樂”的方式?我們該如何看待“泛娛樂”的媒介環境?除了快樂,娛樂還能帶給我們什麼?“中國式追星”有何特色?我是復旦大學新聞學院副教授崔迪,關注技術時代的青年文化,關於粉絲、飯圈、追星等問題,歡迎向我提問!
246
焦點 2020-12-30 進行中...
新穎、大膽、專業、有趣的好問題更有機會獲得回覆,開始提問吧!
5個回覆 共45個提問,

熱門

最新

崔迪 2020-12-31

感謝提問,很棒的問題~我最近也常常思索,以下是不成熟的想法。
從捍衞人性的“應然”角度,每個人的私人生活都應該受到尊重、得到保護。但偶像作為公共人物,從公眾注意力中獲取了大量利益,因而讓渡部分私人空間交給公眾觀看,這從來都是明星的職業需要。
不過,明星的公私界線並無明確規定,它在多方協商中形成,因此也常常會偏移,引發爭議。
這種矛盾在當下內娛尤其尖鋭。在移動、平台、社交媒介環境下,流量明星與粉絲之間形成了高度的”相互可見性”,雙方的關係也是“戰略合作”的。流量明星在“被看見”的過程中獲得了很大的權力,這勢必要暴露更多“私人”的面向,才能持續收穫關注。
飯圈經常會流通一些接送機的圖片,上下班的圖片,以及各種場合的“生圖”。明星自己則要開直播,曬生活。
廣義地講,這些都是明星的“營業”範圍。這和傳統媒體時代的狗仔偷拍非常不同,因為這些曝露是主動的,積極的,雙方默契下進行的。
在這種不斷增強的相互可見過程中,偶像的私生活空間勢必縮小。這是新技術與偶像商業模式決定的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(這是分割線)
戀愛與私生活有關,但基本是另一個問題。
能不能戀愛和偶像的類型有關。
竇唯和王菲是曾經的神仙眷侶。
張傑和謝娜是同人圈知名CP。
鹿晗關曉彤引發爭議,但是數年過去,也漸漸釐清了和粉絲的關係。
李榮浩和楊丞琳受到祝福無數。
在養成系偶像中,戀愛則是禁忌,最典型的是男團選秀偶像(如R1SE)或面對面偶像(如SNH48)。這種禁忌體現了一些重要的、但未被言明的商業準則。舉例而言:1)這些偶像團體通常會販賣戀愛幻想 2)這些偶像團體有非常明確的性別細分市場 3)這些偶像團體運營倚重粉絲的數據和金錢投入。
簡而言之,這種禁忌是粉絲(作為消費者)與藝人(作為商家)之間形成的商業契約。
但是,這是不是與人性產生矛盾了呢?商業與人性大概總是難以調和吧。

什麼是飯圈?

崔迪 2020-12-31

好問題!我也很難準確定義,但是可以從平台技術的角度聊一聊為什麼粉絲變成了一個“圈”。
飯圈大體指“各類粉絲共同形成的圈層”。説它是圈層,因為它形成了自己的風格、文化,裏面的人有了共同的身份,與外面的人產生了行為和心理的區分,也就可以標出界線。
我認為當下的“飯圈”形成與以微博為代表的“平台”有很大關係。以往的各家粉絲羣體,通常活躍在論壇板塊或者百度貼吧,真正意義上的圈地自萌。
但微博平台把所有人聚集在一起,形成了所謂的“類緣空間(affinity space)”——所有人都可進入,路人可以圍觀,有好感的可以嘗試,狂熱的也可以找到同類。
在新的平台空間裏,粉絲不但看到了自家兄弟姐妹,還看到了千千萬其他明星的粉絲,恍然大悟原來追星的世界這麼廣大。這會讓我們想到本尼迪克特·安德森對印刷資本主義與想象共同體的討論。
如果説通過閲讀某種語言的出版物,靠想象都可以形成共同體,那麼微博上看見彼此的粉絲更可以把彼此構建成一個“圈子”:原來我們追星的方法這麼相似,原來我們都要做數據,原來我們都會p圖剪視頻,雖然我們可能受不了對方,但我們“罵人”的方式都差不多。
在平台空間下,大家在競爭、扶持、對抗、衝突中不斷確認眼神,發展出新的風格和方法,一個更廣大的“飯圈”(超越某個具體的粉絲組織)認同形成了。
同時,平台又有公共屬性,很多社會議題也會討論,其他的圈層也活躍其中。那麼飯圈在與外部的交流過程中,會進一步明確自身的身份,勾畫出更確定的界線。

熱新聞

熱話題

熱評論

熱回答

關於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繫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